您当前的位置 :新闻中心 > 文化 > 正文

什么功夫都爱学

2019-12-27 14:30:50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58次
标签: 演员,难度,土地,时候,技巧

    ▌杜近芳

    在我小的时候,凡是演旦角的演员,不管唱不唱花旦,必须会绑跷,能踩跷演出。跷功最好就是10岁以里练,在10岁以外练跷功的都有伤。小时候练没关系,因为筋骨软。我虽然是学习青衣行当,但也得学,也得会。我当时是4岁,就开始绑跷练功,但并不觉得苦。我练跷功也是整天地绑着,天天绑上跷在大街上跑,砖地、土地、石子地,什么路都敢走。我堂哥后来老拿我打趣:“那时候,你跟疯了似的,有时候遇见石头过不去,就翻虎跳(一种跟头)过去了。”后来,跷功不太时兴了。

    我自己常常思索着,能早一点给家里挣钱就最好了。我5岁的时候,就想着自己要唱戏。那时候在科班里练功的都是男孩子,就我一个小姑娘,还扎一小辫儿。这既不合群,又破坏人家的规矩。何况梳那么长的辫子,多耽误练功啊!所以,我一直琢磨着,自己要男孩子打扮。有一天,我一看家里没人,就把房门反锁上,一手揪着自己的辫根儿,一手拿着家人裁剪做活儿用的剪子,把辫子给剪了,头发铰得跟花猫似的。

    当我把头发剪到还剩一绺的时候,突然,门被踹开了。我妈妈冲了进来,看到眼前这幅场景愣住了,然后拿着我的辫子,坐那儿非常伤心地哭。

    从这件事就能看出我的个性非常强,对戏有“魔怔”。小姑娘美还美不过来呢,为了能更好地练功,有几个小姑娘可以像我这样,自己动手剪掉辫子的?也是为了戏,我这一生就留过两次长头发。一次是演《白毛女》中的喜儿,另一次是演《红色娘子军》中的吴清华,因为饰演这两个角色必须留长发接假辫子,不然到台上舞蹈,小辫子该飞了。

    我小时候在饮食上是杂食的,在练功、学戏上更是这样。我练功极野,什么技巧、功夫都学。别说是各种剧目中的各个角色,包括鼓曲、武术,有机会学的,我都认真学,老北京话叫“闲时置,忙时用”,什么都往兜里装。除了跷功,没事的时候,我就拿顶、搬朝天蹬。在鸣春社科班,我跟着大家一块儿练毯子功,比如前桥、虎跳、飞脚、旋子、倒插虎(京剧中有一定难度的技巧)、翻跟头。当时,我年纪小,腰围才一尺二寸,筋骨相当软。在大毯子上,有人抄功,我可以过小翻,能走三小翻加蛇腰(小翻、蛇腰都是京剧的一种跟头功)。我生完小孩时的腰围是一尺四寸,到1983年戒了药瘾是一尺五六寸。我就加紧练功、节食,又恢复到一尺四寸。当然,现在年岁大了,已没有当年的腰身了。(8)  

标签: 演员,难度,土地,时候,技巧
相关新闻
图库
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

文章部分转载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工作邮箱 | 意见反馈 | 不良信息举报 | 

Copyright@ YUNHENEWS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运河资讯